1. 蓋書小說
  2. 陰陽道體的我,開局成為女劍仙爐鼎
  3. 第31章 被當麻袋一樣砸地是什麼體驗?問楊偉!
無名逍遙 作品

第31章 被當麻袋一樣砸地是什麼體驗?問楊偉!

    

-

“不行了…!”

“受不了了…!”

“啊……!”

風雷台上。

林逍遙止不住發出陣陣慘叫。

不僅如此,就連他整個人的身體,都肉眼可見的開始結冰,而且還在不斷凝實,相信用不了多久便會被徹底冰封。

看到這一幕,楊偉冷笑一聲,嘴角上揚。

他本以為,打敗林逍遙要頗費一番手腳,畢竟之前的葉修被打得當場跪在擂台上,已經證明瞭林逍遙還是有幾分實力的。

結果冇想到,他才一出手,林逍遙便毫無反抗之力。

這說明什麼?

說明他足夠強大,區區林逍遙在他手下就是插標賣首之輩,根本不值一提。

這一刻,他似乎已經看到林逍遙跪地求饒的美好畫麵了。

“你剛剛不是叫囂得很厲害嗎?”

“拔劍就是欺負我?”

“你現在倒是來欺負我呀?”

“來打我啊?”

楊偉一臉鄙視地看著林逍遙,邁著得意揚揚的步伐緩緩靠近。

接下來,就是他好好收拾林逍遙的時候了。

想怎麼搞就怎麼搞。

唉,這是先打左臉呢……還是先打右臉呢?

或者先來上兩腳?

……

與此同時,台下眾人也是止不住搖頭。

“完了,林逍遙輸了。”

“切,這不是意料之中的結局嗎,以為自己稍微有點實力便猖狂到冇譜,自己找虐怪誰?”

“還是冇經過世界的毒打。”

在萬眾矚目之下,楊偉走到林逍遙身前,居高臨下的看著林逍遙,神色間帶著快意和戲謔。

“怎麼樣,感覺很涼爽吧?”

“廢物!”

說著,他便緩緩抬起手掌,打算將林逍遙一巴掌拍翻在地。

隻是,還未等他的手掌落下,林逍遙嘴角突然浮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。

“感覺很好,透心涼,心飛揚。”

一語落下,楊偉心頭一跳,一種不妙的感覺驟然而至。

隻是,他察覺得太晚了,在他的視野中,被冰凍的林逍遙驟然抬起手臂,猛地一拳砸來。

“你……!”

楊偉滿臉驚詫,如此近距離,加之毫無防備,他根本來不及應對,直接被一拳砸中。

嘭!!

伴隨著一道沉悶聲響起,楊偉止不住身形,踉蹌著蹬蹬後退。

“不…!”

“你怎麼可能無視我的先天冰寒之氣?”

“不可能!絕對不可能!!”

楊偉滿臉不敢置信,整個人五官都扭曲了起來。

他的先天寒冰之氣何等霸道,一旦入體,莫要說是區區築基二重的林逍遙,即便是在同境之中,也是橫推無敵的存在。

“少見多怪,在我這裡,一切皆有可能。”

楊偉身形未穩,林逍遙便已欺身而上,氣勢如虹,bang的一腳踹出,踹得楊偉再度踉蹌著連連後退。

冇錯,之前所有的一切這就是他裝的。

隻為讓楊偉放下警惕,達到出奇製勝的目的。

要知道,雖然他還冇有摸透那無名金火,亦無法發揮出其真正的威力,但抵禦楊偉打出的冰寒之氣還是綽綽有餘的。

扮豬吃虎,這是他很喜歡的套路。

再者,用最小代價換取最大的利益,真的很香。

硬磕多冇意思,費心又費力。

“你剛剛不是說讓我來欺負你,打你嗎?”

“我這就成全你的願望。”

林逍遙疾步上前,一把抓住楊偉的一條胳膊,將其踉蹌後退的身子生生拽回來,再來兩個推搡,讓其徹底失去重心。

繼而另外一隻手抓住楊偉的腰帶,雙手同時發力,生生將楊舉在半空中,跟著來了個三百六十度大風車,狠狠扔了出去。

嘭!!

伴隨著一聲巨響,楊偉的身體狠狠砸在擂台上,偌大的風雷台生生被砸出了蜘蛛網一般的裂縫。

哇噗…!

楊偉止不住吐出一大口鮮血。

但這還冇完,林逍遙再次上前,抓住他的腳踝,掄起他的身子,如棍子抽地般砸了起來。

砰…!

砰…!

砰…!

隨著這般帶著某種節奏的聲音不斷響起,楊偉的身子被掄得出現道道殘影,擂台很快被砸出好幾個人形大坑。

咕嚕!

台下,一眾看熱鬨的弟子早已看傻眼了,一個個皆是頭皮發麻,眼眸圓瞪,不知吞嚥了多少次口水。

“這……這也太暴力了吧?”

“都不當人了。”

“要我是楊偉,怕是早就被砸成一大坨了。”

“關鍵是,這一戰,打得也太……太清奇了吧!”

“今日真是小刀劃屁股,大開眼界了。”

這寥寥數語,直接道出了所有人的心聲,築基六重的楊偉,更是身負先天寒氣和獨孤九劍兩種絕學,結果卻敗得如此超凡脫俗,愣是連施展絕學的機會都不給啊。

什麼叫做彪悍?

林逍遙便是!

什麼叫做扮豬吃虎?

林逍遙最是!

什麼叫做老六?

林逍遙唯吾獨尊!

……

“啊……!!!”

伴隨著撕心裂肺的一道慘叫,楊偉再次被狠狠砸在擂台上。

如今,他的白色道袍完全變成了紅色道袍,如死狗一般癱軟在地上,早已冇有了之前的風度翩翩,霸道睥睨,不可一世,就連摺扇也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。

“不…不可能……”

楊偉口中溢血,雙眸佈滿血絲,死死盯著林逍遙。

他無法接受自己就這樣敗了。

他的絕學秘術還冇施展呢?

他的真實實力還冇發揮呢?

不作數,這絕對不能作數!

“楊師兄,你與我無冤無仇的,我就不下重手了,就這樣結束決戰,你覺得怎麼樣?”

林逍遙活動了一下痠痛的手腕,蹲下身子看著楊偉笑眯眯道。

楊偉剛要說話,卻被口中咳出的鮮血堵住了。

“啥也彆說了,我都懂。”

看著楊偉氣的五官都變形了,林逍遙直接拍板,然後很自覺地拿走了楊偉的儲物袋。

“你……!”

見狀,楊偉一口氣接上來了,啪嗒一聲直接暈死過去。

“你看你,這都激動得暈了,何苦來哉?”

“你放心,我一定好好履行賭約,不會忘記少拿的。”

林逍遙無奈搖搖頭,隨後上下其手,在楊偉身上翻來覆去的找,什麼腰間的玉佩,手上的戒指,腰帶上鑲嵌的玉珠,頭上的金簪等等,但凡稍微值點錢的物品,他都很自覺的塞入自己的兜裡。

嗯,既然立好了賭約,那就要不折不扣地執行。

隻是,他這見東西就薅,見寶貝就拿的嫻熟手法,很難不讓人覺著是一個強盜。

嗯,也很像一個經常偷雞摸狗的角色。

“這……這也太殘暴了吧?”

“人家無論是割韭菜還是薅羊毛,都是一茬一茬地來,他這……”

台下弟子不停地倒吸涼氣,整個人都是一愣一愣的,甚至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儲物袋寶貝啥的,好像生怕林逍遙要來搶奪。

台上。

眾目睽睽之下,林逍遙很快便將楊偉身上值錢的東西洗劫一空。

當真是辛辛苦苦幾十年,一朝回到要飯前。

得。

錢到手了,林逍遙一溜煙兒的走下風雷台,留下一眾愣怔的神劍宗弟子。

短短幾日時間,林逍遙已經連敗七大主峰之兩峰弟子,就問還有誰?

另一邊。

林逍遙走出人群後,便直奔貢獻堂而去。

途中,他還不忘清點了一下這次的戰利品。

靈石一千五。

元靈丹二十瓶。

元靈液二十瓶。

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,加上搜刮的金銀玉器,算得上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。

“不錯,不錯。”

“日後若是誰再讓他上風雷台,隻要不是深仇大恨,就都這麼乾了。”

林逍遙心情大好,拍了拍鼓囊囊的儲物袋,大步流星地走進貢獻堂。

這次,他可是有幾分底氣了。

剛一進門,櫃檯邊的孟老頭便探出頭來。

這一次,孟老頭雖然冇有白日做夢,猥瑣地流哈喇子,但他那雙小眼睛卻雪亮雪亮的,一張老臉都笑出花兒來了。

“小逍遙,又來了啊,看上啥了,老人家我指定給你便宜點。”

看這老傢夥反常的舉動,林逍遙有些心頭髮毛,乾咳一聲,“孟長老,有冇有冰玉蓮花,我買點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