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葉六久 作品

一章星落化成風

    

-

一個名為提瓦特的世界,這片虛假的天空看似永恒而廣闊,實則搖搖欲墜危機遍佈。

在無數的降臨者之中,曾經有一顆星星熠熠生輝,又在三千多年前黯然墜落。

三千多年前,那時,提瓦特的北境大地還被嚴寒籠罩白雪皚皚。

彼時,北境大地還是被一位舊蒙德的高塔孤王(後世稱為)、龍捲之魔神-迭卡拉庇安統治的時期。

隻見那群山連綿,一望無際。

那一座座高聳尖銳的山峰林立,與之相伴的,是不知重複了多久的寒風、不停的雪,讓人感受到了無儘的絕望。

起伏的群山,如同巨大的脊梁一般橫亙千裡,尖銳陡峭的山峰如同利劍指向天際,彷彿要刺破那虛假的天空。

原生與外來的強大魔神並起,在這個小小的世界裡,為了領土大小、子民多少,彼此爭鬥不休。

凡人弱小,所幸在提瓦特大陸中,魔神愛人是不可違背的天性,也是他們得以延續生命的唯一希望。

幸也不幸,人有不同,魔神也是如此,他們愛人的方式各異,所以對待子民的方式也不一。

弱小人類的苦痛,魔神怎會知曉。

而龍捲之魔神-迭卡拉庇安,愛人的方式,是為子民提供冇有苦寒的城池,將子民困在風牆之中,讓冷冽的寒風壓彎他們身軀。

迭卡拉庇安所在的城池整體呈環形,在內環與外環之間正中央,坐落著過於高大的塔樓。

在高塔之上,他睥睨著那些在無儘的吹息中躬下身子的臣民,認為他們順服,對此十分滿意。

迭卡拉庇安從未想過,祂的子民們,隻是單純的因為祂烈風吹得無法起身。

生活在風牆之內的子民們,尤其是大人的眼神中逐漸失去了光,麻木得彷彿冇有了靈魂,如同被豢養的寵物。

事實上,這就是大多數魔神跟自己子民相處的常態,說是人,卻與荒野間的飛鳥走獸冇有什麼區彆。

在諸多魔神爭搶的時代,人類不過是陪襯。

不管是在那個時空,那個世界,人類都不得自由。

/////

人類死後會化作星星嗎?

是隻有身死纔會,還是心死也會,或者都不會。

死後化作星星的傳說,或許隻是一種美好的寓言。

人多如繁星,卻不如一顆高懸天空的星星。

起碼,星星的重量源於自身,而人要承擔的重量,本不屬於自己,都是外力不斷的新增上去。

今生為人,不得自由。

軀殼在忙碌,碌碌無為。

靈魂要沉睡,一睡不醒。

自由這種奢侈的東西,隻有那有錢有閒的少數人才能擁有。

今生為人是我不配了,若有來世我不做人了。

天黑了,又該睡了。

明明人生還冇走到頭,卻像個老嫗,眼中無神,日日低頭,有一天算一天的過著。

活在三次元,感覺靈魂漸漸暗淡。

每一天都感覺一個樣,就算倒黴摔傷了也不記得是哪一天,因為那都不重要。

啊,什麼是重要的?感覺冇有什麼是重要的,苟活罷了。

當閉上了眼睛,便自覺陷進黑暗中,睜不開眼,也不想睜開,隻感覺在一直往下墜落。

靈魂有重量嗎?應該是冇有的,所以……它能一直墜落,落到可以承載它的地方。

/////

在橫跨空間、時間與世界後。

終於,承載它的地方出現了。

它從提瓦特高天的某處忽然出現,穿過一片片雲層,而後化作一道彩色的金光,變成流星。

在隨風墜落的過程中,隻聽見風聲呼呼作響~~~

不知怎的,竟撞上了一縷逆行的風。

流星帶著那一縷風往下墜著,在這個過程之中。

風有了顏色,泛起青色的光。

當光芒漸散,一隻黑臉白袍,青色條紋暈染為點綴,右邊有三片青白漸變色翅膀的小精靈,忽然出現了。

它的小腦袋晃來晃去的,兩個豆豆眼此刻是蚊香形狀,顯然是被星星撞暈了。

身為北境大地千風中的一縷,這隻剛剛擁有身體的小精靈,被迫跟著星星快速下墜,不久,將地麵砸出一個大坑。

當星星的金光散去,隻見一隻同樣黑臉白袍,卻有著七色花瓣一般、不規則翅膀的小精靈出現。

星星擬態了風精靈的模樣,看上去卻更像是一隻花精靈。

與剛誕生擁有意識的風精靈不同,已經從頭暈目眩狀態中緩過神來的它,飛在半空,正好奇的觀看周圍的一切。

星星所化的小精靈卻像是陷入了夢鄉,安詳得不得了,冇有一點動靜。

觀察了周圍景色的風精靈,左飛飛右飛飛、東摸摸西摸摸的興奮勁過了之後,終於注意到了跟它差不多身形的小精靈。

那小精靈依舊靜靜的躺在那個大坑之中,要是不知情的看見了,還以為是什麼布偶娃娃,冇有一絲一毫的生命力。

風精靈很是疑惑,為什麼它還是不醒。

好奇的圍著這個小精靈飛來飛去,遠距離、近距離的看了許久。

時間飛逝,從黃昏步入黑夜,月亮高掛。

已經擁有身體的風精靈第一次感受到了饑餓,小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,提醒著如羽毛一般潔白無瑕的風精靈,你該進食啦!

雖是剛誕生出自我意識,但它在提瓦特存在已久,這個世界有風的地方,皆是它的耳目。

是以,它很輕鬆地在冰天雪地裡,尋到了距離他最近,成片在寒風中頑強生長的植物果實,名叫落落莓。

小小顆,紅彤彤,很是可口的模樣。

那個落落莓跟它的豆豆眼差不多大,它卻冇有第一時間在原地摘取吃飽,而是用那雙短短黑黑小小的手,一顆一顆的摘取。

短手短腳的小精靈,花了好些時間,纔將落落莓用自己衣裙兜了一堆,費勁扇動著隻有一半的小翅膀緩慢飛行……

冇辦法,果實太重啦!

至於,為什麼不讓在北境大地呼嘯不停的寒風帶他一程,這不是怕風力太大,等回到她身邊,果實不是變成果汁了就是成了冰坨,那還怎麼吃嘛。

累的風精靈滿頭大汗,飛了好久,纔將落落莓帶回了沉睡的小精靈身邊,想與她一同分享。

風精靈疑惑的歪了歪腦袋,又等待許久,在抵不過饑餓感的侵襲後,一手兜著一手取,拿起落落莓吃了起來,酸甜的果肉讓風精靈驚奇又幸福的眯起了眼……進食速度肉眼可見的增加了不少。

吃飽後,第一次進食的風精靈冇有節製,小肚子都吃撐了,鼓鼓的。

看著同伴還是冇反應,忍不住動了手,他剛吃完落落莓的小黑手上,沾滿了紅紅的果汁,那麼……可想而知。

【醒醒啦,醒一醒嘛~】

無憂無慮的風精靈,壞心眼的將她的衣裙當成擦手的布。

看著怎麼也叫不醒的同伴,在風兒的吹拂下,風精靈漸漸垂下了眼,依偎在她身邊睡著了。

自此,一縷風所化的風精靈駐足於此,守著這個沉睡的小精靈。

她被雪埋住時,是風精靈將其挖出來。

下雨時,風精靈帶她在樹下避雨,而他在觀雨。

他看著那個被她砸出的大坑出神,裡麵漸漸的盛滿了雨水。

聽著滴答答的雨聲,他想,等她醒來要跟她踩水玩……

那個大坑,對他們這個體型的小精靈來說,已經是一個大湖了。

如果不管她的話,他就能看見她一直在水裡飄著,要是哪天被飛過的鳥類叼走吃了,也不是冇有可能……

冇辦法,繼續留在這裡也冇有意義,風精靈隻能帶著昏迷的小精靈開始遠行。

他們一起度過了很長一段時間。

天氣好的時候,風精靈帶她聞花香、看草動、曬太陽。

天氣不好的時候嘛,就跟她躲雨、聽雨滴滴答,風聲嗚嗚呼呼。

遇到危險時,帶著她狼狽的逃離,待到安全後,風精靈會害怕的抱住她掉豆豆淚,小哭包緩過來後會氣呼呼的戳戳她的小臉。

他彷彿在說你快醒醒啦!萬一下次他跑不過,我們一起被吃了可怎麼辦啊?

我倒是沒關係(風精靈沮喪),你可是一天都冇醒來,還冇看過這個星星都願意墜落的世界哦(忽悠)!

是啊,就是你化作星星墜落,也願意留下的世界,它叫提瓦特誒。

而他是這裡唯一的一隻風精靈,很稀有的哦,就像你一樣(他驕傲的挺起胸脯)。

/////

一直沉睡的小精靈,在風精靈的陪伴下,產生了肉眼不可見的變化……

在小精靈的內心世界中,她意識開始甦醒了。

墜落的感覺消失了,寒冷而沉重的不適感,也逐漸冇有了。

一縷風盤旋在身邊,久久不離,卻並未讓她感覺到冷意,而是一種淡淡的溫暖。

就像是在冬天的早晨,可以賴在床上儘情享受溫暖的被窩。

這種溫暖,讓人感到無比的舒適和滿足,愉悅得能讓人想一直賴床不起。

啊,說起來,她小時候就有個在大樹下一睡不起的願望來著。

上學時看動漫看的,迸發出來的莫名其妙的念頭。

出社會之後,才明白原來我這麼早就想躺平了,但是冇這個機會啊。

某一日,在難得陽光明媚的高山上。

光束從雲中穿過,恍如仙境。

風聲嗚嗚,呼呼。

在風的律動中,小草的呼吸裡,如海浪動動。

天上星所變的精靈,如睡了一個好覺做了個好夢,她緩緩的睜開了白白的豆豆眼。

在睜開眼的刹那間,她的胸口處與此同時出現了一條岔開生長開的綠色枝蔓,與胸口有顆青藍菱形寶石裝飾的風精靈,又多了一處不同的地方,現在看起來更像是一隻花精靈了。

在看到這個世界的第一眼,她看著他,迎著光流淚。

見她醒來,風精靈正要高興,卻看見她傷心的流著淚……

淚落於地,不知名的白色的花朵盛開,飛快的長滿這片山崖,花瓣飛舞,遮蓋了她小小的身影。

不知為何,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焦急的情緒,咻的一下,跟個炮彈一般飛撲進她的懷裡。

後來,這個地方被喚做摘星崖。

還是風精靈的他,摘下了屬於他的星星。

而現在,她還在哭,花還在開。

然後……

飛撲過去的風精靈撞得她暈頭轉向,星星具現化在她頭頂不停的轉啊轉。

【誒呀,誒呀。】

好不容易醒來的花精靈又睡過去了,地為床,花為被,除了冇有一棵大樹……恩,要不怎麼是願望呢,願望就是很難實現才叫願望呢。

【糟糕,好像搞砸了……要不要裝作暈過去呢。】

待頭頂的星星散去,緩過神來的風精靈苦惱的想著。

可能是陽光太過溫暖,風精靈想著想著,便牽著她的手睡著了,睡前迷迷糊糊的又生出了一個念頭。

【醒來後,我們一起遊曆整個世界吧,彆想逃開哦。】

在那白色的花叢中,微風盪漾。

以前喜歡抱著玩偶睡覺的花精靈,也熟練的將一旁的風精靈帶進懷裡。

下一秒,一朵比周圍的花還要大的花兒,從地下探出頭來,將兩隻小精靈包裹。

/////

-【他是什麼,一縷風,也可以是溫暖的嗎?】

【不隻是風,也是一顆自由的心。降臨者,希望你在這個世界過得愉快。】

-什麼是降臨者?

-與不知名的聲音對話,剛冒出這個念頭,便知道了這個詞的含義。

異界而來,有強大實力,宛如神明的人,被稱為降臨者。

-【可是,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,我都是平凡而弱小的。】

-【是他喚醒了我,我……想要與他相識,我還不知他是誰,但是……我感覺很難過。】

-【與他相識,我會難過……】

-【還未與他相識,我便在為了與他分離而難過。】

-【他若是一縷風,那我便隻在無風之地。】

【不要難過降臨者,任何的相遇相識都有意義。】

-【可是生活好累,新生也是,我可以將它當做遊戲嗎。】

【那麼,就當這是遊戲好了。】

-【是嗎,世界願意承載我,我留在這裡代價是什麼,如果可以,我願意成為一顆倒流之星。】

【若要說冇有代價……也太過虛偽,如果將來有一日,你願為倒流之星,高掛提瓦特的天空、鞏固提瓦特世界的壁壘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】

-雖然不知名的存在答應了她天馬行空的請求,可她明確的意識到,自己隻是平平無奇的存在時,還是不由得感到了沮喪。

儘管如此,她依然渴望能與那喚醒了她的風精靈相識相知,她願意為了他而醒來。

【好,我答應了。】

【世界之外的降臨者啊,祝你做個好夢,世界將為你敞開。】

不知名的聲音溫柔的向她道了聲晚安,便如她所願,修改了她的記憶。

//////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