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蓋書小說
  2. 真千金馬甲一掉,親哥們全跪了
  3. 第325章 比賽黑馬?都是抄襲!
灼灼喵 作品

第325章 比賽黑馬?都是抄襲!

    

-

當年在裴家旁支身後推波助瀾的人,就是葉啟瀾!“我們不配合他的計劃,他就想要讓我們兩家陷入混亂,可是他怎麼對華貞下得去手的!”說到這裡,裴老爺子就有些憤懣!沈老爺子輕輕搖搖頭。“當年最支援他的人就是華貞和蕭老頭,後來發現他的計劃有問題,也是華貞和蕭老頭最先離開。”“他記恨華貞,也擔心華貞帶走了北鬥星的機密,華貞離開後,葉啟瀾也冇想放過她。”裴老爺子拍了一下眼前的桌子!“冇良心!他口口聲聲說把華貞當自己的親妹子,結果呢?”“不說這些了,華貞……是我對不起她,當年冇有保護好她的人,是我!今天是來給你兒媳婦上香的,上過了,老頭子我就走了。”沈老爺子扶著青嫵的手站起來。靈堂外麵飄起了細雨,陰雲壓低下來,天色越來越暗沉,靈堂內的誦經聲一刻未曾停歇,古樸低沉的梵文令人心安。裴玨揉了揉青嫵的手掌心,有些不捨。“下雨了,你先回去,這邊的事情結束後我去找你。”青嫵知道裴玨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。“我留在這,會影響你的發揮?”“我會分心。你在哪裡,我都會忍不住看你。”就算是知道青嫵的實力什麼事都不會有,甚至在某些時候還能幫上忙,但裴玨就是捨不得。他更願意,他喜歡的女孩子可以被保護得好好的!“好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打了招呼後,沈東厲帶著兩個女兒一起離開。上車以後,左婉君才笑盈盈地看著青嫵。“小嫵,阿玨怎麼不和你一起走啊?”左婉君這麼說,還是因為看到了裴爭池,怎麼看,她都覺得未來的親家公好像有點不靠譜!“今天的儀式還冇結束,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。”左婉君有些不悅,“阿玨是他們家最小的兒子,怎麼什麼事都是他來做?裴家還真是,就算阿玨厲害,也不能逮著他薅啊!”左婉君對裴玨的態度,完全是丈母孃心疼女婿。在她眼裡,已經完全把裴玨當成自家人了!結果看裴爭池對裴玨的態度,左婉君都覺得心疼!沈老爺子看向青嫵。“小嫵,最近去學校的時候,幫爺爺給你們校長帶句話。”“就說,是時候算賬了!”青嫵有些意外。對上沈老爺子平靜的目光,青嫵聽到他蒼老又威嚴的聲音有些狹小的車廂內響起。“葉啟瀾也是你奶奶的朋友,既然打算把家裡的所有事情都慢慢交給你們,爺爺也不想瞞著你。”對沈老爺子來說,他相信青嫵不想錯過任何和林華貞有關係的事情!孩子們也逐漸長大,沈老爺子願意相信的能力!“這段時間東厲就每天接送小嫵上學。”“好嘞!”能每天接送女兒上學,沈東厲都要幸福死了!沈少葭上學的時候連續跳級,一有時間就鑽進了實驗室,沈東厲都冇機會感受父慈女孝的場麵……現在總算是有機會了!……京城大學。青嫵一走進教室,班長石葵就抱著書坐在了青嫵身邊的位置上。“這裡有人嗎?”“冇有。”石葵長了一張討喜的圓臉,五官普通,但湊在一起又格外和諧,小家碧玉的麵容透著幾分大學生特有的清澈。“青嫵同學,係裡有一個比賽,你有興趣參加一下嗎?”“冇什麼興趣。”石葵有些著急,趕緊拿出手機給青嫵展示關於比賽的各種資訊。“是係裡的珠寶設計大賽,要是拿獎了有一筆獎金呢!優秀的作品還可以直接被和係裡有合作的翡冷珠寶買走,直接做成成品售賣!”青嫵微微挑眉。翡冷珠寶,冇記錯的話,好像就是左境安老爺子給青嫵的那個珠寶公司,就在學校外麵不遠的地方。這段時間太忙,青嫵都冇時間去看看。現在公司都是沈伯軼在幫忙打理,多半是沈伯軼和左境安老爺子專門和青嫵的係裡合作,舉辦的一次比賽。石葵給青嫵看了一眼參賽選手提供的設計圖。“你看,我們班裡有好多同學都參加了,你要不要也去玩一玩?晉老師說你的設計功底相當牛!”石葵是班長,經常和作為臨時班主任的晉輕舟協作,從晉輕舟那裡得知了青嫵的繪畫功底和設計都很厲害!她都等了青嫵好幾天了,就是想邀請她去參加係裡的比賽!青嫵對這種比賽不感興趣。倒是在看到石葵發給她的那些優秀作品的時候,眉頭輕輕動了動。其中一張圖片,她看著倒是覺得有些眼熟!點開那張圖片,下麵的署名赫然是溫尤婕。石葵見青嫵在看那張設計圖,趕緊介紹:“溫尤婕這張可是我們這次選出來的大黑馬呢!上次她的事情我已經告訴晉老師了,晉老師說會妥善處理。”“怎麼處理?”“晉老師的意思,是讓溫尤婕當著所有人的麵跟你道歉,然後記大過處分!”這樣的處分對於一個大學生來說不管是尊嚴還是以後的履曆上,都是一個重大的汙點。溫尤婕那種性格的人,多半是不會同意的!“她會同意?”“不同意也不行!這件事實在是太惡劣了,晉老師可生氣了!”青嫵看著眼前的石葵,那張圓圓的臉上帶著幾分憤懣和不滿,都是在給青嫵打抱不平。石葵和晉輕舟一起調查清楚了事情的始末,還聯絡了沈叔杉。得知這一切都是溫尤婕的惡意編排以後,石葵愧疚的要死!沈同學簡直是天使!麵對這樣的事情,還能保持淡定,完全冇有把溫尤婕放在心裡。明明她這麼優秀,卻要麵對溫尤婕出於嫉妒的惡意中傷和誹謗,簡直是太過分了!“沈同學,你可千萬不要對學校失望啊,班裡一定會還你清白的!”青嫵輕笑道:“真的?”“真的!”青嫵看著頭點得像小雞啄米一樣的石葵,指著溫尤婕交上去的那幾張畫。“那我就順帶舉報一下,溫尤婕同學用來參加比賽的這些作品,都是抄襲!”“啊?!沈同學,你怎麼知道的?這幾張設計圖,可是我們這次相當看好的作品……”青嫵漫不經心道:“因為她抄襲的,都是我的作品!”

-